首页 > 新闻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国务院督查16省份减税降费落地,乱收费或成焦点

第一财经 2019-09-04 11:36:09

督查组将重点督查增值税、个人所得税、结构性减税、小微企业普惠性减税,社保降费、涉企经营性收费、行政事业性收费清理等落实情况。

近日,16个国务院督查组分赴16个省(区、市)进行实地督查,其中对减税降费工作情况进行专项督查。

今年2万亿元力度空前的减税降费政策是党中央、国务院重大决策部署,这次督查组将重点督查增值税、个人所得税、结构性减税、小微企业普惠性减税等各项减税政策落实情况,社保降费、涉企经营性收费、行政事业性收费清理等各项降费政策落实情况。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近些年各地落实减税降费跟踪审计情况发现,违规收费问题最为突出,主要表现:在一些地方有令不行,继续收取已经取消、免征等收费项目;乱设收费项目;违规收取或未及时清退保证金;一些政府部门或单位将自己承担的费用转嫁给企业。因此乱收费现象或成为此次减税降费督查的重中之重。

16省份减税降费落实情况如何

此次国务院实地督查的16个省份分别是天津、山西、内蒙古、辽宁、吉林、安徽、江西、山东、广西、海南、重庆、四川、贵州、云南、甘肃、宁夏,占了全国省份的一半,覆盖了东部、中部、西部、东北部四大区域。

目前各督查组已经抵达各省开展实地督查,地方上也已经要求相关部门积极配合督查组工作。

从公开报道来看,16个省份均高度重视落实减税降费。比如从组织上,各地均成立了减税降费领导小组,加强领导和组织保障。各地在加强减税降费宣传、辅导力度,确保纳税人能掌握、享受相关政策。

今年上半年全国新增减税降费11709亿元, 对促进经济平稳运行发挥了重要作用。但由于大规模减税降费对地方财政收入冲击明显,一些市场人士担心,地方能否继续不折不扣落实减税降费政策。

目前吉林、安徽、四川尚未公布上半年减税降费数据。从公布相关数据的13个省份来看,山东减税规模最大,为642亿元。辽宁、天津、云南减税降费规模超过200亿元,山西、重庆、内蒙古、江西、广西突破百亿,其他省份不足百亿元。

数据来源:各地财政、税务部门

13个省份减税降费累计规模约2525亿元,占上半年全国减税降费比重约22%。之所以占比不高,主要是因为减税降费集中在经济最为发达的广东、江苏、北京、浙江、上海五省市,这五个地方上半年减税降费规模累计为5765亿元,占全国减税降费总规模近半。

从上半年全国减税降费构成来看,增值税减税占比最高,这跟增值税税率大幅降低等新政有关。个税减税规模其次,地方减半“六税两费”、社保降费、针对小微企业降费也较为明显。

以内蒙古为例,在上半年约180亿元减税降费中,增值税减税84.93亿元,占比47.32%;个人所得税新增减税36.91亿元,占比20.56%;企业“六税两费”减税26.04亿元,占比14.51%;企业所得税减税8.8亿元,占比4.91%;社保费降费20.61亿元,占比11.48%;其他税(费)种减免2.19亿元,占比1.22%。

乱收费或遭严查

从今年的减税降费数据看,减税降费落实情况较好。不过往年减税降费政策落实中,一些常见的问题或将是此次督查的重点。

审计署近年来都会对国家重大政策落实情况进行跟踪审计,减税降费落实情况就是重点之一。从近些年审计结果来看,落实减税政策被查出的问题较少,但被查出乱收费问题较多。

在减税落实不力方面,今年6月审计署报告称,2省170家高新技术企业未享受研发费用加计扣除优惠政策;2省向56户企业多征税1887.32万元,1省向不符合条件单位减税1.2亿元;3省未及时退税3451.8万元,最长超期246天。

税收管理更为规范,因此被查出的问题较少。但乱收费问题成为政策落实的“重灾区”。

审计署从2016年第二季度跟踪审计开始,连续13个季度均发现地方存在乱收费现象。乱收费一个最为常见手法就是,有令不行,继续征收应免收的各项收费。

比如,审计署发现,截至 2019年6月底,辽宁省未执行免收中小学校舍建设项目涉及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相关政策。2016 年至2018年, 全省11个地市共向 95 所中小学收取城市基础设施配套费、防空地下室易地建设费1973.5万元。

地方政府乱设收费项目,也是一个常见现象。

比如,近期国务院办公厅督察组公开称,内蒙古自治区满洲里市政府违规设立口岸设施维护费,2018年收取1.05亿元,2019年1~5月收取0.45亿元,致使减税红利被抵减70%。

一些地方清理、退还涉企保证金不及时,超标准预留涉企保证金,甚至违规设立保证金,也是乱收费常见现象。

比如,四川10个单位和23个省重点项目未及时清退涉企保证金7.7亿元。14个市违规设立并收取涉企保证金15.32亿元,如巴中市原国土资源局2018年1至10月违规设立并收取土地、矿权出让竞买保证金7.77亿元。

另外,一些地方或单位借行政职权或影响力,将收费摊派、转嫁给企业。

比如,2018年至2019年5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自然资源局(原市国土资源局)、市城乡规划管理局所属事业单位市国土资源勘测规划院、市城市勘察测绘院分别依托主管部门的建设用地报批勘界、建设用地规划许可等行政审批事项,开展项目测绘等中介服务,收取服务费约5520万元。

责编:杨志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